临海市展翅新闻网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体育新闻 >

体育新闻

野球江湖:CBA总冠军球员3天挣1万5 年入几十万不比职业差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-11-01 23:06:01

 在近日的一场CBA比赛中,四川男篮客场艰难战胜深圳队,在一度领先28分的情况下,直到最后一分钟才分出胜负,四川男篮孱弱的内线严重拖了后腿,被对手在己方三秒区内肆虐,而这样的场景,在本赛季已经多次出现。在网络上,很多四川球迷留言:“要是蔡晨还在就好了。”
有趣的是,或许就在四川球迷怀念蔡晨时,这位曾经帮助四川队拿下总冠军的内线球员,正在数千公里外的福建泉州宝盖镇仑后村的“灯光球场”上,打着名为“北灵庙顺王府”诞辰杯的比赛,跟他同一队的,还有前CBA福建队的队长周启新。最近几个月,蔡晨穿梭于中国各地(主要是广东和福建),参加着各种各样民间篮球赛事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“打野球”。

从能力上讲,蔡晨、周启新这样正处当打之年的职业球员,即使不在CBA打球,NBL球队也是抢着要的,为什么会放弃打职业篮球的机会,“自降身价”参加这些村上的比赛呢?这也是很多球迷心中的疑问。

为此,红星新闻记者前往福建,实地跟踪采访。用蔡晨的话来说,“这真是个跟职业篮球完全不一样的世界,你得亲自去感受两场,才会明白到底有多狂野。”

 

业余篮球赛(资料图)

什么是“野球”

有奖金的“业余”比赛

首先要说明,这里说的“野球”,并不是大家工作之余锻炼身体,同时满足业余爱好的那种“坝坝球”,而是有奖金的“业余”比赛。

举个例子,前不久,一个名为“金丘杯-2018年男子职业篮球联赛邀请赛”的篮球赛事引发关注,该赛事的举办地为“石狮市鸿山镇邱下村邱厦小学灯光球场”,参与者是6支正牌CBA球队(同曦、青岛、广州、四川、福建、天津),在水泥地篮球场上比赛,6支球队总出场费为30万元,总奖金数为35万元,差旅费由主办方承担。对此,很多网友都在调侃:“这是CBA球队休赛期组团打野球挣外快去了。”

商品经济最为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,也是野球发展最蓬勃发展的地区。村镇、街道、企事业单位之间组织的篮球赛事层出不穷,而且由于野球比赛一般不收取门票费用,球迷或是那些仅为看热闹的人能免费观赏,因此人们也乐于为野球赛捧场,一个村上的比赛,往往都有两三千人现场观看,气氛热烈,煞是壮观。

一般来说,野球赛主要分成三种形式:

一是纯公益性质,由一些具有公共职能的组织机构挑头发起,比如镇政府,村委会等等,目的是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业余生活,在一些篮球群众基础较好的地区,举办野球赛跟请戏班唱戏在本质上相同,经常会出现村这头搞篮球赛,村那头唱戏的情况。

二是商业宣传目的,这多是由一些企业举办的比赛,目的就是宣传自己,提高企业的知名度,比如“某某企业杯”。

三的成分就比较复杂,因为当地经济发达,有钱的人家很多,比如家里谁生日,婚丧嫁娶,都喜欢拿出钱来搞野球赛事,为的是图个热闹喜庆以及好名声。

比赛有了,谁来参赛?

这些参赛球队的目的也分成三类:

一是爱好,比如某位老板很喜欢篮球,那么他出钱组队参加比赛,自己也会上场去过过瘾。

二是商业目的,冠名参赛宣传自己的企业或者产品,球队打得越好,宣传效果就越好。

第三就是为了面子,我这个村的球队打得好,那就说明我这个村的工作开展得好,我就有面子。其他地方邀请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这次没打好,没面子了怎么办?下次比赛请更好的球员来把面子挣回来!

所以,这样的竞争,不但使得野球赛的竞技水平迅速提高,也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市场,给了很多以篮球为生的人以赚钱的机会,无论是职业运动员还是草根选手,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,只要你能打,收入就是节节看涨。

野球队伍

全是临时组队,参赛主要靠介绍

“我看了昨晚四川队的比赛,感觉还行。”说这话时,前CBA福建队球员、曾在2016年帮助四川男篮拿下CBA总冠军的蔡晨刚刚从广东珠海飞到福建泉州。作为一位冉冉升起,已经打出身价的“野球明星”,他显然并不愿意对自己的职业队老东家过多评论,只是不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:“这真是个跟职业篮球完全不一样的世界,你得亲自去感受两场,才会明白到底有多狂野。”

野球的阵容结构大概分为两种。

第一种是本地球员搭配部分高水平“外援(中国籍或外国籍)”,第二种则是将成建制的野球队整体拉过来代为出战。

这次蔡晨参加的比赛,名为北灵庙顺王府诞辰杯,主办单位是“仑后村北灵庙顺王府管委会”,指导单位是“仑后村两委会”“仑后村老人协会”,属于“仑后村移风易俗系列活动”,是纯公益性质的野球赛,参赛队基本以各村名义出战,因此限制也相对较严,规定每队场上五名球员,只能有1名外籍外援,2名中国籍外援,剩下2人必须是参赛队本村球员。

来机场接蔡晨的,是当地塘园村篮球队的球员小卓,他也是这次邀约蔡晨来打球的“联系人”。蔡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此前他们曾在一次野球赛中一起打过球,“他们觉得我实力和球品都不错,所以下来就加了微信,说今后有球赛会联系我。”

而这种球员之间互相介绍的方式,也是目前这些国内球员四处参加野球比赛的一种主要方式。按照蔡晨的估算,目前国内这种专门以打野球为生的球员,大概在200人左右,水平真正高的,只有不到百人,“全国到处都有比赛的邀请,但真正打来打去,都是那一拨人。”

在车上,小卓告诉蔡晨,这次是参加仑后村的一个比赛,这次出钱组队的老板是搞电商的。他跟蔡晨热烈地探讨着头天晚上进行的比赛,并就己队的人员组成、战术安排进行了初步的设计。

在名为“东方巴黎”的商务酒店,小卓给蔡晨开了一间房,之后就匆匆离开。小卓家里是开公司的,打篮球只是他的业余爱好,接完蔡晨,他还要赶去谈个生意。

比赛现场

职业篮球有的一切,它几乎都有

比赛安排是晚上8点半,蔡晨先在酒店睡了一觉,然后到楼下的东北餐馆吃了半斤炸酱面,一份红肠,20个煎饺,心满意足,打了个饱嗝。此时已经是8点过,他的另一位本地队友小蔡已经开车来接他,记者问蔡晨会不会迟到,蔡晨说:“不急,这种比赛规定没那么严,人不到齐比赛不会开始。”

等来到比赛场地——宝盖镇仑后村灯光球场时,红星新闻记者有些被现场的氛围惊呆,村里的道路上全部停满了车,晚来的车只能停到村尾。

这里正有个戏班子在搭台表演,有一些观众正在观看“千手观音”节目,但比起村头的篮球赛,这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,不大的灯光球场被围得水泄不通,场边坐满了人,没位置的就站在后面,进不到场边的人只能爬到墙上、花台上看比赛。

以记者多年报道CBA的经验来看,现场起码有超过3000名观众,要知道,即使是CBA,很多场次都没有这么多的现场观众。小卓让红星新闻记者不要大惊小怪,因为“只要有比赛,就有这么多人。这不算什么,昨天晚上的比赛,在篮球客APP上的直播,有17万人观看。”

除了现场气氛热烈,比赛的组织也跟职业比赛并无太大区别,有专门的推广公司对比赛进行宣传推广,比赛有专门的网络直播和美女解说员,现场还有在闽南语和带着福建口音的普通话之间熟练切换的MC(主持人),有堪比CBA的技术统计人员,比赛间隙,还有篮球宝贝拉拉队员活跃气氛……

球场外,男人们热烈讨论着场上球员的表现,年轻的姑娘们对着场上的帅小伙指指点点,而孩子们坐在场边叽叽喳喳,手里拿着作业本,等着比赛结束后,去要一两个球员的签名。

意外频频

职业球员组队甚至“干”不过业余队

这场比赛两边的球员来头也都不简单,蔡晨代表的塘园队中,有上赛季还是CBA福建队队长的周启新,还有前塞内加尔国家队中锋杰克;而对面的仑后队,尽管没有前国内职业球员,但也找来了曾经效力于NBA勇士队的外援史密斯领军,吴德琳和刘伟也都是福建野球界名将。

如果只看履历和名头,普通球迷肯定认为塘园队赢定了,毕竟两名CBA球员坐镇,但最终的结果,是塘园队67比73输掉了比赛,蔡晨和周启新一共拿了36分,而对方阵中的吴德琳一人就投进9个三分,拿到33分。

不需要大惊小怪,这样的情况,蔡晨已经见惯不惊了。他说,就在之前一个名为“宝盖镇铺锦村第三届‘广泽尊王’诞辰篮球邀请赛”的比赛中,他一场砍下44分,但球队依然输了,“一场比赛拿到50分,然后输掉的情况都有!”

“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野球比赛,相比职业篮球,这里的生存法则更加残酷,你能得分,能给球队带来胜利,你就是大爷,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人际关系,反正都是临时组队,能打才是王道。所以,能够在野球场上呼风唤雨的,都有自己的绝活,不是说你是职业球员,科班出身,来这就好使。一帮职业球员去参加野球赛,也有输得摸不着头脑的时候。”一位熟知野球圈轶事的圈内人迈克这样“告诫”记者。

收入颇丰

不比职业差,年收入几十万都是正常的

这场比赛的输球,让塘园队陷入了下场比赛不赢球就将被淘汰的困境,这也给了蔡晨和周启新很大的压力,周启新赛后一言不发离开球场,蔡晨则忙着跟队友讨论下场比赛如何应对。他私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如果这次打不好,直接影响收入,今后人家再想请你来打比赛,就要掂量掂量了。”

目前广东福建两地的野球比赛,国内外援一场的出场费基本在2000-3000元左右,而实力出众,得到认可的明星球员,则可以到3000-4000元/场,蔡晨现在的出场费,就在这个价格区间内。

他从今年8月起开始打野球,中间还时不时玩个一两周,不到两个月,收入已经超过十万元,“这种比赛,强度不算大,一晚上打个两场很正常,逢年过节比赛多的时候,更是要赶场,所以稍微有点名气的球员,一年不算多了吧,打个200场,年收入60万以上是正常的。”迈克这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而蔡晨的球队此后的比赛顺风顺水,最终拿到冠军,4场比赛再加上夺冠奖金(多一场比赛的费用),3天时间,1万5千元就到手。

此外,国内其他一些省份的野球赛,出场费相对更高,甚至越偏僻的地方越高,“还有一、两万元一场的,但我们都不太愿意去,太远了。”

那么,普通CBA球员的年收入是多少呢?

前不久,CBA公司下发《关于2018-2019赛季CBA联赛大学生、港澳台球员等统一选秀有关事宜的函》,该函件中明确规定了CBA新秀球员的最低保障工资,从18万到50万元不等,50万元是状元的价码。事实上,CBA中普通球员的年收入,也差不多就是50万-60万这个区间,NBL球员则远远达不到这个数。同时,职业篮球运动员还需要面临长时间,高强度的比赛训练以及严格的管理,这也是一些原本有能力打上CBA和NBL的球员,最终放弃职业篮球,选择打野球的原因之一。

但蔡晨还是保留了一些职业理想,他刚刚加盟了ABL球队珠海战狼队,希望通过参加这一全新的篮球职业联赛保持状态,未来有合适的机会,还能重返CBA。

两面性

没有医疗保障,若受伤只能自己扛

但野球是有两面性的,“这只是一种人生的选择。”

在很多软硬件设施上,野球赛场的确存在很多问题。比如场地,这次蔡晨参加的北灵庙顺王府诞辰杯所在的仑后村灯光球场,地面是水泥地上铺的一层塑料框架,不好发力,且场地很滑,比赛中摔倒的情况比比皆是。但这还不是蔡晨见过的最烂的场地,“之前有一次比赛,那个场地的塑胶全部裂开了,一块一块的,一不小心就要绊脚,而且篮筐两边高矮不一样……”

再加上野球场上没有队医,所以球员们得在努力赢球的前提下,还需要努力保护自己,因为一旦受伤,没有人会管你,“这次比赛我手下的一个外援手指骨折了,但他又没有保险。我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风险自担,但完全不管他又说不过去,最后我找到老板,请他发发善心,老板通情达理,多给了一场比赛的钱让这名外援去治疗。”专做外援经纪的阿星这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

此外,因为缺乏纪律的约束,野球场上各种“小动作”也时有发生,冲冠一怒斗殴者也有。蔡晨说,自己曾有一次在重庆打野球时,对面一位球员就老是在他起跳时“垫脚”来坏他,“那次比赛我们碰面了两次,第一场比赛下来我就警告他,如果再使坏就揍他。结果第二次遇上,他又垫脚,我就把他揍了。反正野球场又不存在什么禁赛停赛的,大不了我下次不来打这个比赛了。”当然,大部分的时候,球员们还是能控制自己情绪的。

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很多出钱组建球队的老板自身也非常喜欢打篮球,所以他们经常都会自己安排自己首发出场。

蔡晨他们这次输球的比赛,场上首发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,在场上显得并不是很积极,且有多次失误,但无论是蔡晨还是周启新,都显得非常宽容,从无指责这位球员的举动,记者对此很不解,比赛结束后,蔡晨悄悄告诉记者:“那是老板……”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5 临海市展翅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网站地图